一阳生

好像蠻久沒發圖了?
一個日常
兩位175女士

吃藕的摸鱼

五虎退小天使也太可爱了吧
还有祖传美腿加持

【叶黄】00

“就是这间了。”
“..谢谢。”
黄少天道。
走道尽头的这间办公室,看起来有些年头了,一副很久没有生气而枯腐的样子。上头的铭牌倒是簇新,中间深凹的“叶修”反射着光。
黄少天揣着资料,有点紧张,做了几个深呼吸。终于是抬起手来,轻轻叩响面前的门。
“请进。”
门内传来低沉的回应,隔着一层门板,听不真切语气。
黄少天拧下门把,随着嘎吱声推开门——
出乎意料的,门内充满生活气息,甚至有点杂乱。
黄少天这样想到。
靠着墙的办公桌后坐着个人,看起来散漫得紧,嘴里叼着根烟,却没有点燃,形状好看的手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,听到开门声,便抬起眼。
“你..您好。”
黄少天调整了下称呼,
“我叫黄少天,是魏琛魏老师让我来找你的。呃..就送个资料,还有,让我有什么问题可以跟你请教...那个..我也听说过你,年轻有为海归教授什么的..我也是化学工程系的,正在准备考研了,魏老大,哦不是,魏老师让我考你的研究生,所以我这次来也是先混个面熟...”
叶修从开始就打量着来人。他早听魏琛那家伙唠叨他的得意弟子很久了,见到真人,不禁多看了几眼。
黄少天一头微卷的棕发,少年特有的带着飞舞神采的眼睛,讲话时露出的虎牙和酒窝,干净的白T,运动中裤下笔直修长的小腿,和右脚踝上一根红绳。不是那种喜庆的节日红色,是看起来戴了挺久,有点旧的暗红,点缀在形状美好的踝骨上,却恰到好处,在少年的英气中掺进一份可爱。
黄少天像是察觉到叶修的目光,适时的停下上个话题,自顾自地介绍:“这个,我高考的时候我妈给我求的,说是学业进步,身体健康,之后上了外地的大学,我妈觉着能带来好运,让我也就继续戴着了。”
叶修接上话头:“我的也是。”说着抬起左手,尾指上一枚朴素的银戒。“据说是上帝赐予的运气。”
黄少天这时倒不见得拘谨了,把资料往桌上一放,开始跟人从尾戒的含义聊到天南海北。叶修倒也接一两句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当然主要是黄少天在说,叶修在听。
“My youth,my youth is yours.

Trippin' on skies,sippin' waterfalls.

My youth...”❶

突然黄少天的手机响起,掏出来一看显示“郑轩”,再一看时间,竟已过去快两小时,将近饭点。黄少天有些讪讪,连忙和叶修道了再见,离开了办公室。
“...小朋友真是能说啊,”
叶修想着,站起来,伸了个懒腰,走到橱柜旁摸出一桶方便面。
“不过还挺可爱的。”

第一次写啥都不会,希望有太太指教(虚心脸,感觉像写作文一样...先放出来看看效果.....
❶《YOUTH》Troye Sivan(个人觉得Acoustic版本的也很好听
我是戳鹅&汰渍迷妹

难以直视的摸鱼推送

占tag抱歉
想吃一颗烦烦是年兽老叶是普通人的糖

//大概就是
野生年黄烦烦怕红怕响每年春节都吃不到东西 结果有天叶修捡到了躲起来的年带回家圈养的故事(´Д` )

ps 新年快乐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!!
用新学的泰语说一句吧..สวัสดีปีใหม่ 并不知道对不对 哭

蜜汁高产 但是手指好痛啊..都没心情拍照了//
套色在p2
侵删

终于套正确了😂😂后附对比(p3)




左边是之前错的 右边新套的...
侵删

实力懵逼!!祁放的套色刻错了!!等我吃饭回来再改..

[廿三]今天是小年!有点小冷啊🙊这都去年暑假转印的图了今天莫名的动力刻完(老腰好酸(反而挺应景的..虽然线条粗得一匹闲的无聊把留白拼了回去 还是拜个早年🙆🏻还请多多关照..
侵删#图源百度 大图在p2 像素渣得吓人啊..

昨天的便利貼摸魚
一種日貼的概念
On January 8th,Friday